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剑道第一仙

第七百六十六章 大世三万载 一剑压之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7374 2021-01-27 14:36

  

  苏奕的话,字字如刀,狠狠捅进黑袍男子心里。

最让他羞愤的是,苏奕拿着他说过的话,来打他的脸,那等羞辱的力量,气得他肺都快炸开。

以前时候,他掌控暗古之禁力量,谈笑间便可让皇者胆寒绝望,可曾遭受过这等践踏和打击?

远处观战者神色皆变得古怪起来,黑袍男子被虐得太惨了,让他们想笑又不敢笑,憋得很难受。

这可真叫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!

当然,没人敢小觑黑袍男子。

这次是他倒霉碰到了苏奕,若换做是对付他们这些人,恐怕没有一个能活命!

“年轻人,一时风光虽好,但可别得意忘形!”

黑袍男子深呼吸一口气,冷冷道,“我……”

刚说到这,就见苏奕又要动手,黑袍男子心头一哆嗦,厉声道:“够了!你再乱来,这女人注定活不了!”

说话时,他袖袍一挥。

一道绰约的身影踉跄而出,被他一把攥住雪白的脖颈。

苏奕眉头微皱。

这是一名少女,一袭素霓裙裳,明眸皓齿,黛眉如柳,姿容美丽脱俗。

只是,她脸色却煞白透明,眼眸紧闭,周身气机虚弱不堪,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。

阿苍!

那个诞生于苍青本源中的先天冰魄灵体!

“没想到,如你这般不可一世之辈,却也会做出这等下作卑劣的小人行径。”

苏奕淡然开口。

远处人群骚动,同样都没想到,在黑袍男子即将被彻底镇压之际,却上演这等变故!

就见黑袍男子不屑道:“胜王败寇,若连命都没了,还谈什么卑劣和下作?”

有了人质在手,明显让他有恃无恐起来。

苏奕直接道:“放了她,我给你一条活路。”

黑袍男子仰天大笑起来,道:“到了这时候,你这小家伙还敢这般硬气,难道说,真不在意这女人被杀了?”

说话时,他掌指一划。

噗!

阿苍左臂上被划破一道口子,一片泛着金色光泽的鲜血才刚飞洒出来,就被黑袍男子张口吞吸掉。

“这女人的鲜血中,蕴含着冰魄血金之力,这可是世间一等一的神药,起死人肉白骨,妙用无穷,恰好可以为我疗伤。”

黑袍男子舔着嘴唇,露出陶醉之色。

那等模样和神态,可谓张狂到极致。

苏奕神色波澜不惊,唯有一对眸愈发深邃和淡漠了。

熟悉他的人都清楚,苏奕已被激起杀心。

“哈哈,为何不说话了?是故作镇定,还是不知所措?”

黑袍男子大笑。

他似要宣泄之前被苏奕蹂躏时的羞愤般,满脸的戏谑和轻蔑,“你不这小家伙不是很能吗?若不在乎这女人的生死,为何傻乎乎立在那不敢动?”

不过,他似也担心彻底把苏奕激怒,当即话锋一转,道:“这样吧,交出苍青之种,我立刻放了她!若不然,她今日必死无疑。”

气氛,一下子压抑紧绷起来。

远处观战者的心都不禁悬起来,屏息凝神。

苏奕目光看向阿苍,遭受这等伤势,少女依旧双眸紧闭,不曾从昏迷中醒来。

当初,正是阿苍将苍青之种交给了他。

他又怎可能见死不救?

忽地,黑袍男子冷冷提醒道:“你最好老实点,这时候动用任何手段,只会第一时间害死她。”

苏奕目光看向黑袍男子,语气平静道:“我原本还对你的来历有些兴趣,也给过你机会,可叹的是,你自己却不珍惜。知道吗,我苏某人平生最恨的,便是被别人进行要挟。”

话语不带一丝情绪波动。

黑袍男子忽地察觉到什么,脸色微变,下意识要闪避。

可却已经晚了一步。

就见苏奕那深邃的眼眸深处,忽地映现出晦涩的光,隐约间,似有一柄缠绕着九重锁链的神秘道剑虚影浮现。

而黑袍男子只觉脑袋嗡的一声,眼前直冒金星,识海直似被一抹恐怖无边的锋芒撕碎,产生无法言喻的剧痛。

“混账!!我死了,她也活不了!”

黑袍男子嘶声大吼。

他身影上,爆发出滔天的灰暗光焰,攥着阿苍的右手正欲发力。

轰!

识海中,其神魂如若不堪一击的泡沫般,被一缕恐怖神秘的道剑气息狠狠碾碎。

登时,黑袍男子身上那暴涌出的灰暗光焰熄灭溃散,连那攥住阿苍脖颈的右手一颤,绵软无力地松开。

他眼睛瞪得滚圆,死死盯着苏奕,似难以置信,唇角颤抖。

可最终连一个字也没说出,便仰天栽倒。

砰!

这个曾蛰伏在陨星渊深处无数岁月的“狱卒”,躺倒在地面时,连躯体都扑簌簌化作细碎的灰烬飘洒。

灰飞烟灭!

远处观战者,皆被这一幕震撼到,满脸惘然和惊愕。

他们都没看到苏奕是如何出手的,那黑袍男子便突兀地暴毙当场!

这死法无疑太过诡异!

苏奕的脸色变得苍白如纸,眉梢间也涌起一抹不可抑制的疲色。

之前,灭杀那七大势力的六十三位灵轮境人物时,为了和那些皇级宝物对抗,他就曾动用九狱剑的气息。

而和黑袍男子交手,同样也动用了九狱剑的气息。

这本就让他一身修为和神魂力量消耗极大。

直至此刻,为了救阿苍,他不惜一切地再次动用九狱剑的气息,虽一举将黑袍男子灭杀,可也让苏奕一身道行几乎濒临油尽灯枯的边缘地带。

自转世重修至今,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拼。

不过,当看到被救下的阿苍时,苏奕并不后悔这么做。

哪怕没能从狱卒口中撬出一些消息,也无所谓了。

更何况,这世上的狱卒,又并非只有这一个。

苏奕敢肯定,以后迟早还会遇到那来自“天道门”的狱卒!

长吐一口浊气,苏奕俯身抱起阿苍。

略一检查,发现少女只不过是被一门秘术禁锢了修为和神魂后,苏奕心中轻松不少。

“该离开了。”

苏奕看了看天色,将阿苍背负在身后。

不过,正要离开时,他忽地注意到,在那黑袍男子死去的地方,遗落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秘令。

嗖!

苏奕抬手隔空抓起,看也没看就收了起来。

而后,迈步朝前行去。

天地昏沉,少年身影峻拔,背负着少女行走天地间,所过之处,是那破碎凋零,满目疮痍的山河。

渐渐地,他们渐行渐远。

远远地望着这一幕,无数修士心绪翻腾,却无人敢去阻拦。

哪怕有人揣测苏奕的修为已消耗严重,也没人敢去动手。

这是杀出来的威风!

更何况,谁也没敢肯定,苏奕是否犹有一战之力。

直至许久。

原本沉闷压抑的天地间,像炸开锅一般,彻底沸腾了。

人们内心深处,积攒了太多的震撼情绪,此刻终于敢宣泄出来,一时间,声浪如潮,沸反盈天。

“苏谪仙,竟完全无惧暗古之禁的力量!!”

“那黑袍男子何等恐怖的存在,都敢不把皇者放在眼中,可最终却被苏大人所斩杀!”

“你们说,苏谪仙最后是如何杀死那黑袍男子的?”

……

嘈杂的声浪,在天地间久久回荡。

远处,高入云霄的摘星山,早已倾塌大半,只剩下一小截山体孤零零立在那。

附近大地上,残骸混杂着血水,散落在不同区域中。

那里的大地千疮百孔,兀自有浓稠的血腥弥漫。

一切,都似乎在无声地诉说之前那一场旷世对决的可怕之处。

“经此一战,苏奕已可在人间封神!”

有老辈人物感慨。

“这璀璨大世的格局,自今日起,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!以后,世间势力,必当以苏奕为尊。”

“天上仙人……大概就是苏大人这般风范吧?”

“也不知道,这世上是否拥有能够和苏谪仙对敌的角色。”

听到这些议论,看着那每个修士神色间的激动、亢奋之色。

东郭风心中暗叹道:“有这样一个敌人,何等之幸,可又是何等不幸……”

苏奕的强大,让东郭风看到了在灵道之路上的一个全新世界!

同样,也让他感到一种望尘莫及的无力之感。

这便是幸与不幸。

沈随云神色落寞,内心苦涩。

再过不久,就是他和苏奕约定对决的日子。

可此时,他已经清楚,便是去对决,也是满盘皆输,毫无胜算的下场!

青云楼主傅青云,拿出了玉简,以神念为刀,在其中飞快镌刻。

“五月初五,苏奕孤身前来玲珑鬼域赴约而战,一人一剑,连破天魔戮天阵、九极镇世阵……”

“……此战,七大势力六十三位灵轮境、一百零八位灵相境皆覆灭,无一生还。纵观古今,未曾有之。”

“神秘的狱卒再度出现,暗古之禁的力量重现于世,谁曾料,足可让皇者畏惧忌惮的狱卒,却被苏奕所斩……”

一行行字迹,闪烁着氤氲的道光,飞快出现在玉简中。

直至写到最后,傅青云略一思忖,添上自己的评语:

“此战之彪炳,古今三万年未曾有可与之比拟者,后世若有三万年,凭苏奕今日之力,亦可一剑压之!”

“所谓天上谪仙,当如是!”

写完,傅青云心胸为之一荡,大笑而去。

作为红尘青史一道上的见证者,今日之战,何尝不是其道途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?

——

ps:这一卷卷名就是“剑压大世三万年”,也算点题了,撒花~

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