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诸天归一

第二百三十五章 一战决胜,浴血如神

诸天归一 此言有礼 6816 2021-02-23 14:57

  

  却说林天尘生死时刻,融身时空大道碎片被引动,一生复忆,大憾。

但轰烈丈夫,岂可抱憾而亡!?

但盖世天骄,无有伐王、怎敢败亡!?

生死刹那之间,林天尘心有大憾,但他林天尘又不欲有憾。

这万分之一个刹那,身死魂灭的万分之一个刹那,身神合一,时空大道碎片入魂,时空大道入门。

食蚁大修快若流光、破灭虚空的法宝、大钳,瞬间如龟之速、脆若毫纸。

而林天尘赤金环血重拳,不止快若岁月、一眼万年,还有力亿万均,一拳沧海桑田。

食蚁大修不敌,壳碎身无屏,壳碎神无依,身死魂灭刹那间,不再有疑。

林天尘一战决胜,斩毙巅峰王,虚空横立,浴血如神。

静,寂静,四下落针可闻。

轩辕怀金持烛之烛鼓匿,轩辕怀金舞鞭之鞭横滞。

帝梭一聚散之形如霞,虚空挂印。

拓跋名昂踏鼎,烈焰煮海无声。

问子规落剑,裂空罡风归虚。

三首大修骇然,火滞,风滞,三首无合。

东皇雨直击双剑,破虚空,忘了收回。

云霄大枪穿体,击出上汤原外。

拓跋三兄弟紫锤挂肉,落地不起。

牛破天巨斧砸脚,也不觉疼。

林笑笑、江然同结法阵自破,但却无伤,更无亡。

食蚁、三首二族仍立之修,心破,胆破,如羔羊。

显然,林天尘以五境破虚,擂战之决,斩毙食蚁大修,无不震惊骇然。

那可是六境巅峰王,天地规则加身的六境巅峰王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、蝼蚁小修。

轩辕怀金、帝梭一、三首大修等六境王者也好,拓跋名昂、问子规、东皇雨等五境天骄也罢,甚至就是食蚁、三首二族之普通五境修士,无一不骇然,无一不震惊得骇然。

此时,甚至连生死血腥大战都被抛之脑后,就那般傻傻停了下来,就那般呆呆盯着虚空横立、浑身浴血的林天尘,骇然出神。

静,寂静,落针可闻。

他,林天尘,居然以五境破虚修为,斩毙了六境王者,六境巅峰王者!

他,人族林天尘,居然以五境修为,逆伐了六境王者,六境巅峰王者!

这,也太过耸人听闻!

至上古时起,离尘始于问道,数百万年以来,都不曾闻,更不曾见!

低境逆伐高境,一境逆伐二境,三境逆伐四境,五境逆伐六境,是有,还不少。

甚至,就是一境逆伐三境、四境,二境逆伐四境、五境,也有,也不少。

但,五境逆伐六境、巅峰六境,离尘问道数百万年以来,无有,今番第一遭。

要知道,六境以下,皆论小修,无天地规则所悟,旦凭修为功法战技逞雄,天赋毅力强绝者,功法战技绝世者,逆行一二境常有,逆行三四境也偶有,不过天赋毅力、背景底蕴逞威罢了。

而且,百族之间,虽常以逆行伐王来佐证后辈天骄潜力、实力,但那被伐之王可不是什么六境巅峰王,而不过一些普通王者,勉强破境王者,天地规则所悟于食蚁大修这等六境巅峰王,小儿持斧与巨汉持戈,天壤之别。

再者,天赋毅力也好,功法战技也罢,不过问道助益,虽非不可无,但却不可重;而天地规则、大道本源,才是修道根本,问道核心。

因此,既然是为助益,又如何可堪比根本,重比核心?

但,而今,此时此刻,林天尘却打破了这万古真理!

他以五境小修之力,他以小儿持剑之实,逆伐了六境巅峰王者,斩毙了巨汗持戈之身,耸人听闻,由不得他等所见之人,不震惊骇然,不呆滞傻般。

盖世天骄,林天尘,离尘千古唯一。

言归正传,说来话长,实则刹那之间,又听破空声陡传,此起彼伏。

“咻!……”

帝梭一刹那不见。

三首大修刹那不见。

食蚁、三首二族仍立之修惊起逃遁。

但见轩辕怀金,虽也回过神来,但却好似未看见般,毫不在意,连眼神也没有一个,一步踏下,林天尘浴血身前,震惊面色,囧囧有神双眼,吃吃道:“小子,你吃啥长大的!?”

却是在他谋划之中,抽打帝梭一,斩毙食蚁、三首大修,他现身之时,心里就已决断。

但斩毙食蚁、三首大修,可不是林天尘、拓跋名昂和问子规等后辈来斩毙,而是他轩辕怀金来斩毙,先前之言,小子愣着干什么、他大脸忘哪搁,不过玩笑之言,不过戏谑之言。

但没想到,万万没想到,他的玩笑之言、戏谑之言,居然落地成实,前后之隔不过百息之间。

轩辕怀金也非假意震惊骇然,而是实打实的,真被震惊得骇然,恍惚之间,甚至让他直觉似梦一场,我人族后辈,这叫林天尘的,他吃啥长大的,居然能逆伐六境巅峰王!?

轩辕怀金震惊面色,囧囧有神双眼,盯着林天尘,吃吃声再道:“小子,我们结拜罢!”

……

又见拓跋名昂和问子规,浑身浴血,气势萎顿,刹那行至林天尘身前,对前辈大修轩辕怀金视而不见,眼里只有林天尘,一脸拜服,一脸拜服。

初闻他名,不过后起之秀,虽踏马四域,但不过重创而归,居然还被冠以盖世天骄之名,心有不屑。

再闻他名,一战白衣玄祝、青衣司马,两大破虚大圆满绝世天骄,虽大胜,但却被邓元归战骑赤海天玄大爪子扇得满天飞,盖世天骄居然还得公证,心有不服。

而今,第三次闻他名,第一次见他身,盖世天骄,心服口服,拜服。

不论其他,就证眼前,可逆行伐王者,当论绝世天骄,可逆伐巅峰王者,盖世天骄,不再有疑。

他拓跋名昂和问子规,二人共战实力不相伯仲的三首大修,百息重创,分毫无功,这就是差距,绝世天骄和盖世天骄的差距,也由不得他俩不服,不心服口服。

……

再见东皇雨、云霄等谋伐食蚁六方人,对正逃遁的食蚁、三首二族之修也视而不见,紧随拓跋名昂和问子规身后,刹那震惊,刹那振奋。

林天尘,他就是林天尘,我人族新晋盖世天骄,盛名不负,不负盛名。

东皇雨冷冽面色不再,震惊振奋之后就是崇拜,一脸崇拜,看得云霄心里既喜既气,盖世天骄我也骄傲,但这、、、,哎,一声暗叹。

林笑笑冷酷面色不复,震惊之中夹杂期待,他是林天尘,那我、、、

而见莫风野,三分震惊,三分振奋,剩下四分居然是欣慰,欲言又止。

牛破天豪情之人,但也是粗狂之人,震惊之中,相由心生,大笑开来。

“哈、、、”

“咻!”但又见他笑口刚开,笑声刚出,浴血如神林天尘,虚空自落。

“啊!……”惊惶声,漫天。

“咻!”轩辕怀金金鞭破空,林天尘绕身而起,接着又听他骂咧声传。

“你这小破牛,眼被屎糊住了吗?”

……

盛世城,离合居。

林天尘横躺一方青玉石床,昏迷之中。

轩辕怀金大大咧咧倚坐,前辈大修身份毫无,骂骂咧咧。

“这小子够狠,有本王七分风采了!”

“就是蠢了点,有老子在场,他瞎逞什么威风!”

“要非我轩辕家子弟,三条腿都得打断!”

“哼!”

“小风子那次,老子就打断了他三条腿,让他十年不敢出门!”

“哼!”

拓跋名昂和问子规等男修听得,心里讪笑,但脸色却尽显敬仰。

东皇雨等女修听得,心里暗磋,没羞没臊,但却也不敢显现出来,虽没有一脸敬仰,但也还是稍显崇拜。

又见轩辕怀金骂毕,拓跋名昂此处后辈年龄最大,老大哥身份,当仁不让接过道:“赤火王之威,我人族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?”

“我等后辈无不以您老为榜样,欲、、、”

“啪!”但话没说完,就被轩辕怀金大巴掌打断,骂咧声起伏。

“老子很老吗?”

“老子才不过千多数,比你爹还年轻呢!”

“是!是!是!”拓跋名昂一脸讪笑,连连道错。

“哼!”轩辕怀金见状,又一声怒哼,接着道:“这小子逞威风,灵元燃尽,精元燃尽,神如烛火,没有数十年,是别想恢复了!”

“哼!瞎逞威风!”

“等他醒了,送他回混元!”

“还有,别忘了提醒他,老子可救了他一命,让他自己琢磨琢磨!”

“是!”拓跋名昂拱手应承。

轩辕怀金见状,气怒面色不改,大巴掌再起,拓跋名昂和问子规一脸讪笑。

“还有你俩小子,傻里吧唧的!”

“有老子在,怕什么?为什么不能也燃烧精元神魂,留下那小鬼!?”

“有老子在,还能让你俩小子折了吗?”

“啪!啪!”

话毕,大巴掌再起,打得拓跋名昂和问子规心里暗骂,干,林天尘按你说的做了,叫瞎逞威风,我俩、、、

“啪!啪!”但不待他俩念叨完,大巴掌又至头,瞬间一脸知错之色。

“哼!”轩辕怀金见状,好似恨铁不成钢,又一声怒哼,哼完,大步一迈,瞬间消失。

“两个傻里吧唧的!”

“一个瞎逞威风!”

“哼!”

轩辕怀金终走,但骂咧余音不休。

“干!这老东西!”拓跋名昂和问子规一眼对视,心里不约而同大骂开来。

……

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