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带着农场去魔道祖师世界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带着农场去魔道祖师世界 乐乐读书网(rmxs8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十多年来,口舌之争最后演变的都是扭打在一块儿。还每每多是江澄挑的口角,最后却每每被魏婴双腿绞杀住脖子,输上一筹。

  “跪着吧你,饿死你得了。”

  魏婴走的时候还要踹上一脚。

  江澄气坏了,恶狠狠的呸他:“你给我等着!”

  魏婴:“呵!”

  魏婴从祠堂出来,拍了拍衣摆上的鞋印子,打算去给江枫眠请安。结果到了书房,听守门的说家主有事出去了,不在莲花坞。

  再去见虞夫人,而虞夫人被江澄气得够呛,眼不见心为静,带着家仆丫鬟出去夜猎了。没有定下归期。

  魏婴回是回来了,却是一个长辈都没见到。松是松了一口气,又怪想他师姐的。这边儿还生着气了,却是摸着厨房的路过去。

  现下正是厨房热火朝天的时候。

  锅碗盘瓢的碰撞声,拉风箱的吹火声,此起彼伏。

  魏婴是老熟人了。

  其余人见着他都高高兴兴的招呼他。

  还专门取了好吃的糕堆给他。

  魏婴还没怎么翻了,就被塞得满了。嘴里咬着手上拿着。

  前边儿吵架还扭打了一顿,这边一摇三晃的,摸了吃的又过去祠堂了。江澄见着他别过脸去很是有脾气的表示:我还在生气。

  魏婴也不说话,盘坐在一边儿就吃了起来。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。

  江澄:“……”

  江澄扑上去,恨不能咬死他。

  两人坐一块儿吃糕。馒头里夹牛肉片儿。

  “虞夫人罚你跪多久啊?”

  “三天。”

  “那明儿早上就能起了啊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她又不在,你就躲躲懒呗。”

  江澄给扬扬下巴,示意那装瞎的守门的。

  魏婴看了看,给撇撇嘴。

  “那我要是没回来,师弟们也不敢过来给你送口水喝?”

  “不然了?”

  魏婴撩一撩他的裤腿,露出发青发紫的膝盖。

  “啧,疼不疼?”

  “你说疼不疼?”

  “该!”

  “……良心了?狗吃了?”

  “嗐哟,你也真是的,跟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掀桌子。就算她误会了咱两的关系也没必要发那么大脾气不是?再说了,你这么厌恶跟我扣上断袖的关系啊?”

  江澄翻个白眼瞪他,“她那是道听途说,没有依据的话也拿出来胡诌,实在是太过分了。瞧着长得……哼,真是不可貌相!她竟然还喜欢女子。”

  魏婴纳了闷了。转了两下眼睛,却是说道:“那你到底是气和我扯上关系?还是气好不容易中意上个女孩子,结果人家想跟你……嗯嗯嗯嗯……”

  江澄糊他一嘴糕。

  “行行好闭嘴吧你!”

  魏婴忍俊不禁。

  伸手揽住他肩膀,“别气了,有什么好气的。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呗。我这次出去带了好酒回来,明天给你整顿好的。这在祠堂里,我都没敢给你带点热荤。”

  江澄唔了一声。

  随即戳他痛脚。

  “你在那什么楼真没钱付的吗?还找上金子轩了!可够丢人的!”

  魏婴:“……卧槽!你还想打架是吧?!”

  江澄:“稀罕!出门钱都不多带两个!普天之下都有你钱袋子了你以为?”

  魏婴讷讷着说道:“那、那我不是没看那酒楼标价嘛……”

  江澄还是白眼以对。他就知道魏婴那尿性。嘴巴没有门把,秃噜皮儿一说,豪气是豪气了,最后没钱付账的事儿还真没少过。

  这时候江澄给凑过去,在他耳边八卦的问:“你就这样跟温晁好上了?就因为他给你赔钱。你也忒没骨气了。还是说,他威胁你啊?”

  江澄对温晁感官是很不好了。尤其是那一次客栈‘调戏’他。让他很是恶感重重。

  魏婴也没什么好瞒着他的。

  低声跟他说道,“不是那么一回事儿。”

  “那是怎么一回事儿?”

  “说了你也不懂,你个毛没长齐的你懂啥?”

  江澄又和他打了一架。

  江澄还要罚跪,魏婴陪他说话说了大半个晚上,困了。抱着个蒲团给滚到黄色的帘子布下边蜷缩着。江澄给嚷嚷:“你又不用罚跪,你回去睡去。省得明天不舒坦了还要我来照顾你。”

  魏婴缩缩膀子,“得了。我搁着这儿看你跪着,我能睡得特别香。”

  江澄:“……”

  魏婴还真睡着了。

  江澄跪着数心跳。

  都不知道数到哪了,又没数了。望着魏婴酣睡的侧脸。撇撇嘴。

  世事实在多变,当初温晁万人压阵围堵莲花坞要了他去,他肝胆俱裂生怕听到魏婴的死讯。结果眨眼间一年多过了,他还活得好好的。

  连温晁都摆明面上的追求他。

 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魔力。

  分明挺讨嫌一人!

  江澄越发嫌弃,从地上爬起来,龇牙咧嘴。好一会儿膝盖没那么疼了,弯腰搂着人出了祠堂去。

  那看他的人看他出来,也只是低头,没敢说什么。

  江澄真要不跪了,他一个下人他能说什么?

  江澄把人搁自己屋子里,坐床边看他许久。

  这一年多,像是没有任何隔阂。但是实际上终究有隔阂了。

  今朝他回来,似乎隔阂又不见了。

  一切都缘于温晁这个人。

  他不曾参与其中,也不知道魏婴的选择是对是错。

  但是他还是希望他能够过得好。

  随心而为。

  他又帮不了他。

  当初想豁了命去保他,也没能够。

  江澄捏了捏被角。又返回祠堂去了。

  第二天魏婴睡到大中午才起来,发现自己在江澄床上。江澄却不在。于是穿了鞋子洗漱之后出去找人,在前厅给见着人的。

  温晁也来了。

  两人都不说话的。各坐一个位子。

  魏婴见着温晁,倒是笑着道:“你来的不巧,江叔叔和虞夫人都不在。”

  随即问江澄:“我怎么在你床上醒来”

  温晁摸茶杯的手顿时就是一顿。

  江澄哼上一声,“睡得跟头死猪一样,喊都喊不醒,好几个人抬的你。当然是因为我房间近!”

  魏婴:“……放……瞎说,怎么可能?我会睡那么沉?”

  江澄:“爱认不认。你的客你自己接待吧。”

  魏婴哎唷一声,“又没长辈在。什么你的客我的客。自便就是了。温晁,你说是不是?”

  温晁:“……嗯……”勉强笑。

  江澄看一眼温晁,其实心里还是发怵的。对温晁感官实在是又怕又厌恶。要不是因为魏婴,他是见都不想见他的。

  可是吧……

  也不能赶出去。

  温晁还不知道自己这么讨人嫌。

  魏婴挺开心的招呼温晁,“留下来吃午饭?”

  温晁笑,“好。”

  刚应了一声,魏婴给走到江澄身边,说悄悄话。

  温晁:“……”他觉得醋坛子好像倒了。扶都扶不起来。

  当着他的面说悄悄话这是什么做法?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