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灵异悬疑 所罗门王的指环

第138章 追寻

所罗门王的指环 蒙恬小姓张 7427 2021-02-23 15:38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所罗门王的指环 热门小说吧(www.llw0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趁着混乱,那只特别巨大的狮子,不知道也从哪里拱进来了,它把头放在王丽的膝盖上,蹭着。

  “小个子不是说埃及人还在路上,这次陪大皇子来的、是为数不多的犹太人吗?”

  王丽心里很疑惑。忽然,她看见,流苏衣服大臣首领在非常认真的看着她,似乎在等待她。

  然后,王丽侧头偷看,那些与武士夺家伙的人,虽然套着衣服,看起来、跟昨天见的那些弱鸡一样的哲士差不多,但是打了这么久,足见一个个都十分强壮有力;而且武士们也不是非常奋力的、保护自己的武器。

  王丽想起她从前去建筑工地,看包工头儿跟工人一起、在自己眼前唱双簧的样子,跟这些人十分相似。

  小个子和他的几个人,在门口的侧边,又现了下身。

  王丽明白了,眼前这场闹剧中,很多人也都是小个子找来的“演员”。确实如他所说的,他是要请大皇子入瓮的。王丽知道这出巨幕要落了。

  她就扶着她的狮子,站直身体。狮子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声,所有的人一愣,停了下来。

  大殿里忽然十分安静。

  “今天,大家玩的很开心了。收摊吧?”王丽对小个子拍拍手。

  打扮成哲士的一班人,立即从大殿的花厅里,拿出了家伙,和武士一起,把大胡子皇子和权臣们团团围住了。

  “啊?谁敢动我儿,我儿是加过冕的王,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!”大胡子皇子的亲娘安达尔王太妃一看形势逆转,只得上来与人厮打,保护亲儿。

  这话话音才落地,就听见一个极其洪亮的女人大声宣布:“他如果是尼布甲尼撒二世的话,我的儿子是谁呢?”

  原来,皇太后带着侍女、弓箭手和长矛队,也浩浩荡荡的出来了。

  她像母狮子压垮花豹一样,十分利落的、把大皇子的母亲撵到了角落里,两手一下从大皇子头上把皇冠摘了下来,戴在了王丽的头上。

  可惜王冠太大,盖住了王丽的眼睛。

  流苏衣服大臣和武士、哲士们马上一起大喊:“我王万岁,我王尼布甲尼撒二世万岁!!!”

  王丽伸手抬了抬那顶过重的皇冠,看着大皇子从器宇轩昂、变成缩着身子的阶下囚,想想自己的口才和脑袋,都未必比对方强。然而,自己却在这次全不是自己掌控的闹剧后,成了王!

  这个世界上,什么才是最关键最有用的特质呢?

  显然不是聪明和魅力。

  是运气?那么运气又是什么呢?

  没等她“庆幸”完,皇太后的一个亲随女官,为他抱上一个满头卷毛的小女孩。这个小女孩瞪着一对乌溜溜的小眼睛看着王丽。

  王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于是她问女官:“这是?”

  “我伟大的陛下,这是您母后为您挑选的王后。”

  这话真把王丽说倒了,她半天答不上一句来。

  王丽不知道:最近这两天,米迪亚军已经完成了对巴比伦的都城的合围。

  就在合围完成的那天黎明,安达尔王妃暗喜的看着城下的军队。

  既然自己不能帮儿子坐不上皇位,那么其他人也别想,特别是自己异母姐姐、巴比伦皇太后。快黎明的时候,她和侍者看见,皇太后也从城墙上往下看。

  不过,皇太后与愚蠢的安达尔王妃想法不一样。

  她知道,现在这是一座没有准备的城市,没有足够的守军,城墙和环城的河道也多欠修浚。即使王已经苏醒了,城内已经安定了,都无法立即正面抵抗米迪亚的包围。再加上,巴比伦其他城镇和领主武装又各自为战。一旦首都城破,巴比伦就亡国了。

  现在,理智者都明白:皇太后自己必须出城,亲自会会自己的胞弟米迪亚君王。

  不过见面时、自然不是特别顺利。

  因为诸国都知道,现在是吞并巴比伦的好机会,所以,这次围城中,米迪亚王室重臣基本都到了巴比伦城的外围。

  这些人中,很多都不愿意与无力抵抗的巴比伦和谈。

  所以巴比伦皇太后一行到达米迪亞王帐时,铺着红色、配着藤蔓和海棠花纹的地毯上,是放着一张软垫子和好几张高脚宝座的。宝座上都坐满了米迪亚的亲贵,居高临下的看着、这张预备给巴比伦皇太后的软地垫。

  同来的其他米迪亚公主出身的巴比伦侧妃们,甚至连个毛了边的毯子都没有获得,只能干巴巴的坐在地上。

  其中几位,从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,忍不住流下眼泪,哭花自己的妆容。

  接着,米迪亚王后也很矜傲,甚至没有起身迎接丈夫的姐妹、巴比伦皇太后和一众远嫁巴比伦的米迪亚公主们。

  米迪亚王储也睥睨的、用看起来像闭着的小眼睛、扫视着大姑妈,他虽然跟巴比伦王尼布差不多大,却已经是个有几个孩子的爸爸了。他还说,自己大女儿阿芒达太尊贵,不能按约定许配给年轻的巴比伦王。

  于是,两岁的二公主阿米特斯,被抱了出来。

  米迪亚王偷偷的观察自己的姐姐,如何面对这次城下之盟的屈辱。

  巴比伦皇太后接过了小女孩,逗弄了逗弄,就交在自己的侍女塔里的手里。

  皇太后又对弟弟张开了双手,抱住了他的膝盖:“我尊贵的弟弟,您亲自来我巴比伦,真是我们家族的荣耀啊。”

  “哪里,王姐。”

  米迪亚王冷静的说,他鹰一样的眼睛扫视着姐姐的眼睛,那里只能看见自己的倒影,却看不到恐惧。

  他不知道姐姐是不是故作冷静:“我听说那波被犹大人被送回来了。”

  巴比伦皇太后只是回以微笑。

  安达尔王妃就没有这么淡定了,她立即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的兄弟:“王兄,我们就只有依靠您了。”

  这话即使是客气话,这个节骨眼听着都扎人。

  米迪亚王没有理睬她,仍旧看着自己的长姐:

  “王姐,我还听说,姐姐的养子、王位的继承人还是没有苏醒。您难道不该为王朝的未来进行谋划吗?”

  显然他还不确定城里的探子给他的消息:王已经苏醒,是真是假。所以,米迪亚王在试探他的姐姐。

  “可是我是一个女人呀。”皇太后谦虚的笑着,没有回应弟弟的话锋。

  “但是您是曾经操持过米迪亚王宫的人,是辅佐父亲开拓疆域的第一王女!”她弟弟觉得姐姐在兜圈子。

  “可是我没有子嗣。我唯一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、就会先我,去到另外一个世界。”

  皇太后低下头,去掩饰自己的悲伤。她终于在米迪亚王族面前,承认自己无后了。

  “姑母总算有自知之明。”米迪亚王储小声、但是非常清楚的说。

  他的嫡母,米迪亚王后两眼闪闪发光,心里的仇恨翻滚着:

  在当时的世界中,一个没有孩子的女人,就是没有希望的女人。而米迪亚王后只有两个亲生的女儿,却都在巴比伦遭遇了毒手:大公主忽然在巴比伦皇宫里,得了重疾,然后被人绑架消失,二公主则直接被人毒死了。

  虽然,米迪亚王后拿不住大姑姐杀人的证据,但是她肯定,大姑姐跟自己两个孩子的不幸、肯定脱不了关系。

  “那么,我米迪亚尊贵的第一王女,为什么……还要接受王储的二公主为未来的王妃呢?这不是要耽误她吗?”

  米迪亚王后褐色的眼睛里,闪烁这仇恨的光芒,她是在落井下石。

  “小公主可以带给我一丝小小的欢乐。要是能给我一个男孩,就更好了。”

  巴比伦皇太后回首逗弄了下养子的“未婚妻”,很悲伤又努力、抑制着自己的眼泪说。

  米迪亚王没想到姐姐会先提出、自己心里的想法。他不由得放下了警惕:

  “是啊,毕竟,未来巴比伦还是需要有继承人的。不如,您为王抱养一个孩子吧?巴比伦的王室里-----”

  王太后一把拉住了弟弟的手,把它放在自己的胸前。

  王太后的心跳和体温让她弟弟抖了一下,对姐姐的回忆和溫情,顺着姐姐胸前的那只手,爬进了米迪亞王的心里。他甚至沒有马上把手往回抽。

  巴比伦皇太后又把弟弟的手拉到了脸颊边:

  “弟弟啊!我们米迪亚公主的血脉里没有这样的孩子了。就是那波,也是没有儿子的。让跟我们没有血缘的人继承王位吗?那么,我们当年所有的付出,特别是我们的王妹西塔的奉献,不都化为泡影了吗?不,必须是咱们家血脉!”

  巴比伦皇太后,继续深挖弟弟心里最柔软和最不舒服的地方。

  西塔既是巴比伦皇太后养子的生母,又是弟弟在所有兄弟姊妹中、最小的同母姐妹,是米迪亚王儿时最喜欢的手足。他甚至亲自带着西塔去射箭和比武。西塔还经常打扮成哥哥的模样----

  等她被巴比伦王扣留、后来又送到亚述去当庙妓时,弟弟几天不肯吃饭和同别人说话。

  王太后还听她留在娘家的眼线说、弟弟去亲自求父亲赎人。可惜他们的父王一口回绝了。他不愿意出面赎回女儿的挂名理由是:“她已经是巴比伦的侧妃了”。

  但真正的理由,是不愿意退回亚述先王、当年为庆祝嫡女产子送上的大片土地。

  帐篷里陷入了一阵让人不舒服的沉默。大臣们,甚至是平时不看颜色的王储,都不敢喘大气。他们都知道,西塔是米迪亚王心里的一个结。但是这位公主,同时,又是米迪亚王国的羞辱。

  大家唯有等着王自己来打破沉默。

  “可是----”米迪亚王也不是个单纯少年、没被姐姐打动,还在故作谦虚。

  “我的养子是西塔的儿子,是这个世界上,跟你和我最亲近的血脉了。”

  当然,巴比伦皇太后不傻,知道弟弟不可能单为这样的亲情打动:

  “他也是所有的孩子里,跟你最像的。我看着他,就好像看着你少年时一样。所以,我想从你的子嗣里为他过继一个儿子,戴上巴比伦的皇冠。”

  这话是皆大欢喜,人人久等的。

  证据也显而易见:米迪亚的大臣们,立即拿出了一份、可以立为巴比伦储君的米迪亚皇子名单。两肘长的名单,是事先用火烤在皮卷上的。事情做得这么周详,显然米迪亚有这个想法也很久了。

  巴比伦皇太后微笑着接过名单,仔细看起来。

  米迪亚王储露出了轻蔑的表情。

  既然巴比伦王的死指日可待,自己的子嗣继位为时不远,米迪亚王决定接受这么好的联姻条件,化干戈为玉帛。

  米迪亚军队收了些聘礼牛羊后,就撤退回国了。

  ……

  王丽听完这个故事,还是忍不住被小妻子的来历,惊得目瞪口呆。就在她愣神的时候,那头大狮子忽然爬到她的肩上。

  王丽在抱住狮子的一瞬间,眼前又出现了、这头狮子在河边死去的样子。

  原来,自己在古代的时间,其实是在倒叙中。只是,狮子身上的那点光,又回到眼前了:温暖得环绕着自己,慢慢飘下来,坠入地下。

  眼泪也从王丽的脸上流了下来。

  她闭上眼睛,再睁开的时候,一片黑暗,四周都只有河水流淌的声音、和水草的气息。巴比伦的王宫,宫中的一切都不知道去向了。

  王丽唯有用手擦着眼泪和鼻涕,艰难的在黑暗中往前走。

  忽然,她看见前面有些微光,然后听见有人在背后、大声喊自己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